俄罗斯独立媒体《Meduza》说得很清楚:”俄罗斯放弃了针对 Telegram 的禁令”。

多年来,克里姆林宫一直在参与猫捉老鼠的游戏,以阻止Telegram这款加密消息应用在俄罗斯境内的使用。对Telegram的担忧源于克里姆林宫对整个互联网的担忧。这款应用能够实现信息的自由流动,尤其是当这些信息像Telegram一样被加密时,克里姆林宫认为国家的叙事、执法监控能力以及俄罗斯的文化和公共领域都受到了威胁。然而,6月18日,俄罗斯的互联网和媒体监管机构Roskomnadzor表示,它将结束限制Telegram访问的要求。

克里姆林宫最初的理由是恐怖主义,以证明禁令的合理性。在俄罗斯,打击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内容和通信的说法被用来压制各种各样的在线活动–包括许多自由民主国家认为受保护的政治言论。但克里姆林宫的说法并非毫无根据,与许多加密消息应用一样,Telegram也曾被不同国家的恐怖分子和极端分子使用。在俄罗斯,据称2017年4月,一名自杀式炸弹袭击者在圣彼得堡杀死了15人。是的,克里姆林宫无疑希望限制访问Telegram这样的应用程序,因为它们被用来传播与国家叙事相悖的事实新闻和政治谣言。但反恐考虑促使俄罗斯法院首先下令封杀Telegram。

圣彼得堡袭击事件发生后,联邦安全局(FSB)要求Telegram提供加密密钥,以解码死去的袭击者的聊天信息。Telegram表示不能把密钥交出来,因为它没有密钥。对此,俄罗斯的互联网和媒体监管机构表示,该公司没有遵守法律要求。随后不久,法院下令禁止从俄罗斯境内访问Telegram。不过,Telegram确实在2018年8月颁布了一项隐私政策,如果得到法院的命令,Telegram可以交出恐怖嫌疑人的用户信息(虽然不是他们信息的加密密钥)。

那么,这一禁令的解除意味着什么呢?

首先,Roskomnadzor “取消 “屏蔽Telegram的要求的说法有些误导,因为这更多的是取消法律授权,而不是取消技术封锁。Telegram一直是一个被广泛引用的案例,说明莫斯科如何对互联网进行控制,正是因为俄罗斯政府似乎无法控制它。之前试图从技术上阻止从俄罗斯境内访问该应用的尝试几乎没有奏效;Roskomnadzor缺乏先进的过滤技术,导致了附带损害,许多其他网站和服务也在无意中被屏蔽。

结合Telegram的反审查变通措施,国家无力封杀这一消息工具,这也解释了为什么Telegram至今仍在俄罗斯得到广泛使用,尤其是用户可以在其中发布包括政治言论在内的信息的 “渠道”。法律和政策愿望往往在技术上有些超前。俄罗斯通信部自己在作出决定后表示,封锁Telegram在技术上是不可能的。

Roskomnadzor宣布,作为与总检察长办公室达成的协议的一部分,它不会再禁止该应用程序,因此,这是一个重大的、令人惊讶的国家政策逆转。此前,Telegram的创始人帕维尔-杜罗夫(Pavel Durov)在6月4日呼吁俄罗斯当局取消禁令。他列举了Telegram正在进行的努力,即以不侵犯隐私的方式大幅改善从平台上删除极端主义宣传的工作,比如开创了将加密密钥交给FSB的先例。

解除禁令也是在俄罗斯议会提出法案,建议终止Telegram禁令之后;政策制定者解释说,Telegram为国家机构提供信息服务,在武汉肺炎大流行期间一直如此。该法案可能影响了最终的决定,也可能没有,但杜罗夫的声明和Telegram的努力至少是一个因素。Roskomnadzor的公告明确对Telegram在反恐和极端主义方面的努力做出了 “积极 “的评价,通信部门也表示对Telegram的反恐努力感到满意。

这是否表明克里姆林宫放弃了对互联网的控制呢?并非如此。俄罗斯政府一直很清楚–从在COVID-19危机期间加强审查力度,到去年推动建立国内互联网–它并没有放弃对网络的控制,也没有放弃对境内网络空间的 “主权”。加强国家对国内信息流的控制是非常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