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人和科技名人通过在更自由、更随意的音频格式上放任自流,将Clubhouse变成了2021年的惊喜之作。越来越多的大牌投资者现在希望在一个更不可能的领域复制这一现象。 一些中国最大的社交媒体背后的风险投资公司正在寻求向过去几个月中兴起的未经测试的Clubhouse崇拜者提供数百万美元。 腾讯控股和阿里巴巴集团控股已经开始在其平台上测试纯音频聊天。甚至智能手机制造商小米现在也在玩弄这个概念。 所有的人都在寻找下一个十核或100亿美元的热门项目–在微信主导的领域,这种情况已经很少见了–并冒着北京的愤怒。 自从埃隆-马斯克(Elon Musk)超强地提升了原始应用的知名度后,Clubhouse模式在中国有机地流行起来,部分原因是其独占性和仅有音频的形式似乎阻碍了监控。

北京一直担心聊天失控,此后禁止了这款应用–但对于有抱负的创业者及其支持者来说,这只会为精明的运营商创造一个真空地带,供其利用。中国的社交媒体领域早就应该出现一个新晋的颠覆者了–即使最初是抄袭西方的概念。 “我们每隔几年就会看到一个转折点”。中国创投(CCV)创始人兼管理合伙人周伟说,他在Kleiner Perkins工作时,曾对价值15亿美元的播客网络Ximalaya进行了早期押注。”Clubhouse有潜力成为一家100亿美元的公司。只要能保持耐心,即使是最小的团队在中国也会有机会。”

递爪APP就是这样一个Clubhouse的竞争者。这款应用于2019年年中推出,它的名字让人联想到有人举手,每天约有1万名活跃用户在其聊天室中向演讲者发送虚拟礼物或发布消息,话题从宠物到流行文化。 得益于Clubhouse的热潮,其开发者开始衡量投资者对A轮前融资的兴趣,这轮融资可能会筹集到高达5000万元人民币(1030万新元)。目前已有超过10家基金表示了兴趣,该公司已经与大约一半的追求者进行了后续讨论。 “这可能是互联网的下一个大浪潮,所以大家都愿意跃跃欲试。”迪信通运营负责人李阿伟说。”如果我们不能快速获得现金注入,把钱花在研发和营销上,我们就会被淘汰。”

与递爪APP一样,25岁的应用制造商Joshua Meng也是在马斯克先生代言Clubhouse之后才引起兴趣的。这位上海创业者先是试图以Discord为蓝本,打造他的五人项目聚聚(意为在一起),然后在去年按照美国应用的思路进行改造。 直到今年2月,他的电话一直无人回访,当时的报价突然涌入,达到了150万美元。但为时已晚,孟先生当时已经决定弃暗投明,继续前进。 孟先生说:”中国没有自己的A16Z。”他指的是Clubhouse的投资人Andreessen Horowitz。他说,如果没有来自硅谷的直接类比,”一旦你说你在做社交,投资人就会给你判死刑”。 孟晚舟先生的经历提醒了中国创业行业的残酷现实,阿里巴巴和腾讯等投资者和企业往往倾向于硅谷成熟的商业模式,而不是未经测试的创新。

国内第一大社交应用微信最初的灵感来自WhatsApp,就连被誉为中国第一款真正意义上的全球化互联网产品的字节跳动的TikTok也是通过收购服务于美国青少年的Musical.ly视频平台而诞生的。 阿里巴巴和腾讯的主导地位也意味着相当大比例的风险投资基金流向了它们支持的初创企业。根据Preqin的数据,2020年中国科技创业公司吸引了约250亿美元的资金,其中五分之一投资于与这两大巨头相关的公司。 随着小米和酷开科技等资本较好的科技巨头推出自己的类似会所的产品,中国的新星们的机会对他们不利。腾讯的微信已经开始允许用户用纯音频聊天的方式连接直播者的直播。就连多年来涉足社交的阿里巴巴,也在其工作应用内测试了一个名为MeetClub的功能。 先发优势是关键,因为有Clubhouse和Clubtalk等名字的崇拜者进入了战场。总部位于上海的Agora公司为这股热潮提供了帮助,该公司出售模板,用于在Clubhouse及其大多数中国克隆产品中构建实时通信功能。

在Agora的帮助下,总部位于北京的初创公司JingData在不到10天的时间里就打造出了自己的Clubhouse版本。JingData首席执行官柴元表示,其Capital Coffee应用已经吸引了约2万名用户,大部分来自中国的风险投资界。 “你不会看到美国的社交产品多年来变化太大,而中国的产品失败得快,学习得快,改进得快。”CCV的周先生说。 和Clubhouse一样,这些新兴的应用也面临着北京随时打击的风险。当局最近传唤了包括阿里巴巴、瓜帅、字节跳动和腾讯在内的11家公司,原因是他们使用了基于音频的社交媒体和深层造假技术,要求他们审查并报告那些有能力塑造或调动舆论的在线服务。

像Capital Coffee的柴先生这样的开发者正在采取措施,以确保他们不会触犯审查机构。”我们正在努力改善我们的内容节制,并将在应用中推出报告功能,”他在最近的审查之前说。”底线是,没有用户能够在我们的平台上传播非法内容。”

现在对该行业感兴趣的一些投资者表示,他们并不是在寻找Clubhouse的复制品。相反,创业者应该发展自己对音频应用的理解,并在用例和设计等方面进行调整,启明创投的合伙人吴静说,该公司此前曾支持过本地社交媒体热门企业Bilibili。

“只举一个例子,Clubhouse为什么没有录音的功能?不同的团队应该有不同的答案。”她说。”你不一定要做中国的Clubhouse”

分享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