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国公司寻求减少对中国制造的依赖,越南将是最大受益者之一,尽管其在劳动力、基础设施和零部件供应方面仍存在瓶颈。

特朗普(Trump)政府两年前开始对中国商品加征关税,由此开始了中美贸易战的序章,随着贸易战导致诸多企业考虑迁出中国这个亚洲最大的制造业基地,实现供应链多元化的趋势。越南可能成为这一趋势中获益最多的国家之一。

亚洲商界精英喜欢将越南描述为拥有正在崛起的经济和欣欣向荣的商业环境的国家,与上世纪80年代泰国出现的由外国投资驱动的繁荣,或中国20年前的制造业起飞相提并论。

这种观点的支持者指出,越南在生产符合国际标准的产品方面有着可圈可点的表现,而且加入了越来越多的自由贸易协议,包括最近与欧盟(EU)及英国达成自贸协定。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加上越南对大多数国际旅客关闭国境,制约了企业到该国进行尽职调查的能力,让吹捧越南的论调平息了一些。然而,分析人士表示,此次疫情也让企业意识到将供应链多元化、减少对中国依赖的必要性。中国是首个遭受新冠疫情危机冲击的国家。

胡志明市VinaCapital公司的首席经济学家迈克尔•科卡拉里(Michael Kokalari)表示:“企业本以为自己拥有的是一条全球供应链,而新冠疫情让它们明白,自己拥有的是一条中国供应链。企业从中国迁往越南的现象才刚刚开始,明年我们将看到这一进程加速。”

一个突出的例子是在中国拥有庞大制造基地闻名的苹果(Apple)公司。今年第二季度,当世界大部分地区还处于封锁状态时,苹果便开始在越南量产部分AirPods无线耳机。但越南作为一个制造业流入的国家仍面临着相当大的挑战,新进入该国的企业就要面对这些挑战。

越南的劳动力市场不像中国那样雄厚。工业园区空间供应紧张,尤其是在南方胡志明市一带,那里是越南大部分服装、家具及其他出口企业的大本营。长期以来,该市的新山一国际机场(Tan Son Nhat International Airport)一直超负荷运行。扩建工程正在进行中,新机场也正在建设中,但预计2025年才能完工。

最重要的是,在越南制造高价值产品——从微芯片到智能手机——所需要的许多零部件仍要从中国大陆、韩国、台湾或其他地方采购,然后再空运到越南进行组装。从供应商基地(supply base)这个层面来说,越南无法与中国相比。

咨询公司化险集团(Control Risks)副总监Nguyen Phuong Linh表示:“迁至越南后,许多企业仍不得不依赖中国供应链。面对制造业的大规模转移,越南尚未准备好。基础设施不完备,物流需要改进,劳动力与诸邻国相比也不再那么便宜。”

与此同时,越南与美国之间的贸易紧张关系在加剧——这是越南发展出口业的另一不利因素。在美国对越贸易赤字不断扩大的背景下,即将卸任的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最近对越南发起“301条款”(Section 301)调查,包括调查越南是否在操纵本国汇率。越南政府否认这一指控。

尽管目前尚不清楚即将上台的拜登(Biden)政府将如何影响这项调查,但华盛顿方面曾利用同样的程序对中国输美产品加征关税,进而引发美中贸易战。

商界人士表示,针对这些困难,越南市场正在进行调整以适应形势,即便是在疫情期间。

有一些新工业园区正在开发之中。例如,亚洲最大的仓库运营商普洛斯(GLP)正在河内和胡志明市都会区开发项目,并计划在未来3年投资15亿美元,以扩大其在越南的业务。

越南的宏观经济数据依然强劲。越南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尽管受到疫情影响,但在截至11月的一年中,外商直接投资(FDI)只下降了2%,为172亿美元。越南经济今年有望增长2.4%,政府为2021年设定的增长目标为6.5%。

分析人士表示,跨国公司目前正在越南构建他们的供应基地,假以时日,这有望使越南的制造业发展到差不多与中国看齐的水平。“我们正看到这里出现了规模不小的构建供应链活动。”科卡拉里说。

分享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