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看一下今天苹果的App Store排行榜,你会发现一个叫Parler的应用坐在免费应用类别的首位。

没听说过Parler吗?让我们来解释一下。

什么是Parler?

Parler是由John Matze和Jared Thomson两位内华达州的保守派程序员于2018年创立的社交网络。该网站自称是Twitter等平台的 “言论自由 “微博替代品。 在创始人看来,大型科技公司显然有反保守派的偏见,并对这些观点进行审查。

2020年夏天,随着Facebook和Twitter等大型社交媒体平台对错误信息的打击,Parler在保守派和特朗普的支持者中变得特别受欢迎。用户谎称新规则是针对保守派的,他们被封杀了。

虽然Parler是作为一个保守派社交网络成立的,但直到特朗普总统的推文被推特贴上错误信息警告标签后,大量新用户加入该应用,该平台才有了起色。

希望实践言论自由的右翼人士–意思是说,在没有事实检查的情况下发布,但又想避免像Gab这样以种族主义著称的极右翼平台,在Parler找到了家。

该网站以法语单词命名,意思是 “说话”,如果记得2000年代初保守派的反法言论,那就有点好笑了。自由薯条,有人知道吗?

据报道,截至2020年7月,该平台拥有280万用户。但根据John Matze周日在网站上的一篇文章,Parler最近又获得了200万新用户。

根据移动分析公司Sensor Tower的数据,11月8日,Parler在美国Google Play和App Store的下载量估计达到63.6万次。这超过了Parler之前在6月份的最佳日,当时它获得了11.9万次新下载。那一天,Twitter删除了特朗普操纵的 “种族主义幼儿 “视频,因为版权方–幼儿的父母投诉。

Sensor Tower估计,自大选日以来,Parler在美国获得了超过98万次下载。在美国,该应用总共被下载了约360万次。

谁在使用Parler?

嗯,这取决于你对 “使用 “Parler的定义。

如前所述,Parler在夏天注册了大量的新用户。这些Parler用户中的一些人只是在寻找一个新的保守友好的家,除了他们正在使用的其他社交网络之外。其他人则别无选择,因为他们的内容导致主流社交媒体平台上的禁令。

泰德-克鲁兹和德文-努内斯等保守派政客在推特上发布了关于Parler的消息,敦促他们的追随者注册这个社交网络。

特朗普总统的高级顾问之一杰森-米勒(Jason Miller)甚至在推特上说要从推特转到Parler。

美国转折点的本尼-约翰逊(Benny Johnson)和Blaze电视台主持人艾丽-贝丝-斯图基(Allie Beth Stuckey)等右翼人士也涌入该网站。约翰逊在推特上说,他的追随者应该转移到Parler,因为他已经 “受够了 “推特,他形容推特是 “反自由言论”。

然而,正如《每日野兽》的威尔-萨默(Will Sommer)在7月份报道的那样,这些新的保守派Parler用户中的许多人实际上并没有使用这个平台。约翰逊、斯图基和米勒都每天多次在用户推特上投稿,而他们的Parler账户却裸露了几个月。

现在,大选已经结束,乔-拜登被宣布获胜,Parler正经历着新的提升。目前,它是iOS应用商店中排名第一的免费应用。

而一些放弃了Parler的用户又回来了–至少现在是这样。约翰逊在周日开始在Parler上发帖,这是自8月以来第一次。斯塔基也发表了一个快速的 “你好”,这是她自7月以来的第一个帖子。

但比如大选后一直在Twitter上不停发帖的埃里克-特朗普(Eric Trump),已经有一周没有在Parler上发帖了,即便是在Parler再次获得相关性之后。

Parler是否对用户进行 “审查”?

很多保守派人士声称,他们加入Parler是因为各大社交媒体平台涉嫌审查。然而,对于一个以 “言论自由 “平台自居的社交网络来说,Parler上有很多被禁止的内容被审查–而且这些内容也不是Parler在法律上必须 “审查 “的。

Parler的规则禁止色情、推广大麻和淫秽的内容。该网站已经因为用户违反了网站的一些更具体的规则而被禁止。Parler的规则还规定,禁止 “虚假谣言”。

“不要故意分享你知道是虚假的关于其他用户/人的谣言,”Parler的指导方针中写道。

这听起来很像是对错误信息的描述–这正是许多保守派开始使用该网站的原因。(需要注意的是,像Facebook和Twitter这样的平台并不会因为大多数形式的错误信息而禁止用户。他们只是简单地添加了一个警告标签与事实检查)。)

Parler与Facebook、Twitter和Reddit有何不同?

Parler有点像Facebook、Twitter和Reddit的结合体,融合了这些社交平台的功能。这也意味着它的外观都非常凌乱。如果Parler想让自己被认真对待的话,用户界面还有很多成熟的地方要做。它在美学上并不讨喜,而且非常不稳定。

人们可以关注其他Parler用户,在他们的文章中给这些用户打上标签,”呼应 “其他内容–相当于分享或转发–并对他们喜欢的文章进行加注。这是一个很多的功能。

不过,有一个有趣的功能要交给Parler。Parler验证基本上允许任何用户确认他们是谁,他们说他们是。当用户向Parler提交一种身份证明形式时,他们会收到一个徽章,向其他用户展示平台已经确认了他们的身份。

不过,这并不等同于Twitter的蓝色勾号验证。Parler确实有他们自己的版本,”验证影响者 “的金色徽章。而且,当很多保守派抱怨拥有 “蓝格子 “的人在Twitter上获得VIP待遇的时候,Parler似乎更加推崇他们的 “验证影响者”(Verified Influencers)。甚至还有一个 “发现 “版块,推送的内容纯粹来自这些有影响力的人。

但Parler区别于其他社交媒体平台最大的一点是,用户会发现,使用它几乎不可能不遇到保守的政治内容。这几乎是整个用户群,他们发布的内容也都是这样。没有其他社交媒体网站能像这样(也许除了Facebook……好吧,我开玩笑!算是吧)。

Parler的未来是什么?

Parler是否会一直存在下去?很难说。它之前在移动应用排行榜上变得非常受欢迎。但很多保守派并没有坚持多久。没有像Gab或Minds或BitChute这样的 “另类 “社交网络突破大的社交媒体平台,成为同样受欢迎的社交网络。作为对比,Facebook有27亿用户。Twitter有3.3亿人。Parler估计有480万。

由于过去几天新用户的涌入,Parler也出现了稳定性问题,这对留住用户肯定没有帮助。

Parler面临着所有常见的科技创业公司的挑战:保持用户在网站上的参与度,当大多数用户的朋友都在更受欢迎的平台上时,保持竞争力,从不同的圈子和社区注册新用户。

而Parler也因其政治性而面临独特的挑战。你如何让你的平台不至于像其他右翼社交媒体平台一样变成白人至上主义的天堂,同时又不失去 “言论自由 “的本色?而且,一旦你开始对这些内容进行节制,又有什么能让保守派不离开这个不再优先考虑 “言论自由 “的平台呢?

或许,这是个需要丹-邦吉诺去弄明白的问题。邦吉诺是一位受欢迎的保守派人士。他在Facebook上的帖子往往是整个网站上分享率最高的内容,击败了CNN和福克斯新闻等新闻机构,有时甚至击败了特朗普总统。

6月,邦吉诺宣布与Parler合作,包括他购买了该公司的所有权股份的消息。从那时起,这个 “言论自由 “的社交网络就被他的内容所充斥。

不过,决定Parler未来的最大因素或许是总统本人。该网站上的大部分内容都是围绕特朗普展开的。然而,虽然他的连任竞选活动在网站上相当活跃,但特朗普却在平台上MIA。他甚至没有账号。